贡品王国 地方特产 民族特产 故宫珍藏 新中国国礼 奢侈品 西洋古董 中华老字号 会展 文化遗产 博物馆 文化节 文化学院 古籍善本 生意经
艺术天地 文房雅集 画廊 传承工艺 漆艺之光 陶瓷艺术 文化都市 贡品之乡 寻宝转让 拍卖 藏家珍品 创富会 经验分享 礼仪之道 美食文化
特产天地 酒韵 茶香 紫砂文化 盛世收藏 珠宝玉器 钱币收藏 红木家居 铜艺鉴藏 丝织锦绣 旅游天地 休闲时光 养生之道 邮票天地 雅玩之家
帝王列传 绝代佳人 皇家御制 贡品文化 鉴赏知识 千古人物 论坛 博客 圈子
logo 鉴宝晒宝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藏宝
品牌之窗
推荐产品
甘肃武山藏宝

藏宝

       武山位于天红西南部,地处湖口、都昌,彭泽三县交界线上,主峰867米,东南是都昌,西南是湖口,北部属于彭泽。也就是在这个武山就传有宝藏,而且还是民国时期,具体故事发生在都昌(故事转自都昌论坛)
       ——红军初创时期的一笔巨额革命经费和一批军火(四十八担金银,四马车小猪弹药),半个多世纪以来仍沉睡在江西都昌张岭乡的一座名叫幸福涧,三斗丘的深山里,成为难解之迷。一首关于宝藏的歌谣一代代地相传着,未曾有人破译:“风车闸、打马岭,山峰相对油树林,破舍屋、三斗丘,少了秤钩无处寻;里三丈,外三丈,快枪里面是金银……”
另外,还有一些与之相关的宝藏歌谣:“只要胆子大,横山坎下,金犁金耙”;“身坐陡壁崖,背靠大青松,若要找到我,破晓驾东风”;“面向瓜毛排,身临陡壁崖,有谁挖得到,子孙吃三代……”这些歌谣已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消遣。
原来,故事是这样发生的。一九二八年九月,都昌县著名革命领导人刘肩三、汪义发受方志敏同志的委派,到都湖鄱彭四县交界的武山一带宣传发动革命,旨在贯彻中共中央******主席“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革命理论。首先在敌人势力比较薄弱、群众思想觉悟比较好,离县城比较远的张岭乡一带发起革命,以带动周边地区。欲以山高林密的武山为中心,策动都湖鄱彭四县的革命大******。
刘肩三同志多年来一直从事革命活动。来武山之前,他先后担任过中共余干县组织部长、县委书记、信江特委、景德镇工人运动总指挥等职;受上级的指示,工作期间积累了一笔巨额革命经费,并接收和保管着方志敏同志送来的一批军火,以备革命之需。为了找到一位切实可靠的革命同志负责保管,经仔细考虑,他决定委派都昌县张岭乡的苏维埃政府主席曹光亨负责保管这笔革命财富。原因是:都昌是刘肩三的家乡,情况比较熟悉;再者,曹光亨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忠实可靠的中共党员。曹光亨,当时三十来岁,原是北炎乡北炎村一名佃农,出身贫寒、性情耿直、嫉恶如仇;他七岁那年,父亲因受地主欺诈染了重病,无线医治而死;八岁那年,他因不满地主儿子的欺负而与之争吵,结果被地主打瞎了一只眼睛。从小他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自从刘肩三在张岭北炎发动革命以后,他就铁了心,一直跟着刘肩三干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宣传革命道理、减租减息、平均地权。他积极肯干,不怕苦、不怕累,深受刘肩三同志的喜爱和信任;于是,他被委任为当地农民协会主席、苏维埃政府主席,并负责保管党的秘密“金库”。因刘的工作忙,不能长期在张岭北炎一带停留,就嘱咐曹光亨多发展一些可靠的革命同志作骨干。放开手脚干。当时,他发展的几个最突出的同志就有:石岳村的石秀选、王什海村的王学耀等。他们对地主、土豪里面顽劣分子采取武力手段、针逢相对地干,组织农会会员惩罚他们,对罪大恶极的家伙实行就地正法。张岭街万年台,就是曹光亨组织农会常宣判恶霸豪绅的罪行并对其行极刑的场所。当时一连数月,几乎每天都要在那里砍杀、一批顽固不化、罪恶滔天的地主、土豪劣绅。渐渐地,当地只要有人提起曹光亨其人,那些土豪劣绅就闻风丧胆。这里的农***动很快就带动了武山一带包括都湖波彭四县在内的大片地区。在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农民协会打土豪、分田地、除恶霸,一路宣传革命道理。一时间,农***动风起云涌。
这样声势浩大的农***动吓坏了邻近四县的县知事。他们分别派兵镇压。刘肩三带领红军游击队员和农会会员迎头痛击各县的保安团;转战于都昌张岭、湖口文桥、彭泽马档、波阳肖岭一带,灵活出击,把反动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各县知事和保安团不得不气急败坏地将此情况呈报省府,请求派兵增援。因怕上司怪罪自己的无能,肆意诬蔑农会。游击队:“……一股共匪游击队和农会会员,在武山一带无端扰民、残害百姓、敲诈地主、豪绅的钱财、杀人如麻;尤其都昌张岭,到处是血流成河……共匪不但用大刀长矛胡乱杀人,而且还购置了几百条快枪袭击县府、保安团云云……。”
*****省府要员得到报告后,生怕事情闹大,不可收拾,急忙召开会议、研究策略、决定派兵增援,配合各县保安团对共匪进行围剿。
这消息很快被中共地下党组织得知并传到刘肩三和曹光亨的耳朵里。于是,他们马上研究对策。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为了以防万一,他们遵照方志敏同志的指示,首先决定将这笔巨额革命经费和革命组织名单埋藏起来,然后待机而动。
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刘、曹带领一支红军游击小分队,用枪押着最近从邻近四县各地抓来的罪大恶极的土豪劣绅五十余人,将这四十八担金银和四马车小猪弹药运进了武山的深山老林。当时被强迫运输的人,个个被用黑布蒙住眼睛,由游击队员用绳子前后连在一起赶路;一路上不许讲话。及至埋藏地点,才将他们的蒙面布除去。借着火光看去,他们才发现已来到了大山上的一个油树林里。据脚程推算,这里距张岭街将近三十华里。他们眼前是一棵巨大的油树,约四个箩筐那么粗,因天黑看不清楚树有多高。这里早已放好了几十把铁钯、铁锹。曹光亨一声令下,几十把工具一齐在这棵油树底下刨开了;不到两个时辰,已挖开了一个大地窖。随即金银下窖,党组织名单用油纸包好一起被放到铁窝里下埋。金银当时没有用木箱装,因怕容易损坏;所以,把金银全放在早就准备好了的铁锅里,一共九十六口大铁锅,以“井”字形排好,其上用更大一点的大铁锅盖住;共分四层,下面三层是金银,上面一层是快枪和弹药。待到一切埋好了,天已大亮了。他们才发现这棵油树约三十多米高,人抬头看不到树梢。游击队员们命令他们将以前装金银的木箱重新挑上肩,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座小石屋前的空地上,将木箱全部堆在一起放火烧毁。各个游击队员已将枪栓拉开。这时,所有在场的地主,劣绅才发觉形势不妙。其中,有三个狡猾的家伙是当地人,凭着地形熟悉,趁人不注意,从石屋后的陡坡滑下了山崖逃命;结果被两个手疾眼快的游击队员追上用枪击毙于小石屋前。随着一阵枪响,几十位地主、恶霸也都见了阎王。
其中,首先逃跑的一名地主因没有被击中要害,只是因流血过多,当时昏迷不醒;直到刘、曹一行走后的当天中午,他醒来在山中爬行,遇到了一位不明真相的好心打柴人,将其背回家中养伤;终因失血过多,未能保住性命。临死前,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出张岭、过下隔、过石岳村、过青山桥、到窝眠、进三斗丘……埋金银……”就断了气。这位憨厚耿直的打柴单身汉,不知因什么原因走漏了风声,结果几天后被*****抓去,不明不白的冤死于狱中。
时值1929年年底,乡民们大多在筹办年货准备过年了。国军省属部队,由胡师长带队秘密从南昌开往九江、经湖口,配合各县保安团同时扑向武山地区各个苏维埃政府的革命根据地;尤其是想一举歼灭刘肩三和曹光亨驻张岭的红军游击队和农会主力部队,并进行了严密的部署。
也就是在藏宝藏好后的第二天上午,曹光亨在张岭乡苏堆埃政府休息室,正倦倦欲睡;忽然,他得到报告说有一股红军大部队,衣着整齐,全副武装,打着红旗、浩浩荡荡正从湖口方向向张岭这边进发。
曹光亨这些日子一直为屡战屡胜和农***动的蓬勃开展而高兴;这一天藏宝之事亦已完成,心下渐宽;再加上自己的确也很疲劳,心里就放松了警惕,没有请示正在休息的刘肩三,就传令群众准备夹道欢迎,农会会员和游击队员列队迎接。哪知道,那支“红军”队伍一走近就全部换了国军旗号,枪口早已瞄准了欢迎的队伍。随着一阵枪响,许多农会会员、游击队员饮弹倒地。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一时乱了阵脚,既要保护群众又要隐蔽还击。而当时碰巧刘肩三在埋好宝藏后,将驻扎在张岭乡的红军游击队主力由汪义发领队开往肖岭打土豪去了;只留下参与藏宝的小分队留在张岭休息。敌我对抗战持续不到半小时,农会会员和游击队伤亡惨重。曹光亨立即命令大家分散隐蔽撤退。刘肩三当天并没有因两放没合眼而躺下休息,而是在独自起草新的工作计划;他一听说中计了,就马上烧毁了身边的许多文件、带上了两个警卫与曹光亨会合后,边打边撤。由于地形熟悉,他们很快就上了武山躲避。
这次国军是有备而来,马上跟踪围剿。*****政府陆续派兵增援。大军铺天盖地而来。封锁了武山地区各个路口,对农会和游击队隐藏地点进行有目的的火炮轰炸。农会和游击队处境非常危险。第二天,汪义发得到消息、急忙带领游击主力前来营救;结果也陷入重围,敌人围困武山,逐渐缩小包围圈,并放火烧山、画出图形悬赏捉拿刘肩三、汪义发、曹光亨等主要领导人。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刘肩三决定自己和曹光亨带领农会会员和游击队小分队狙击敌人,由汪义发带领主力队员突围,最后到波阳肖岭会合。刘、曹带领农会会员和游击分队狙击敌人达一天一夜,汪义发及游击主力队员才得以突围,并安全转移。
最后,狙击人员弹尽粮绝,靠大力、长矛跟敌人拼杀,大部分壮烈牺牲;只剩下刘肩三,曹光亨、石秀选、汪学耀和两名警卫员。他们分散隐蔽在山上,又饥又渴,靠吃树皮草根支撑了四天。曹光亨、石秀选、王光耀和一名警卫员先后在找水时被敌人发现逮捕。而刘肩三带着一名警卫碰巧进了一个无人发现过的小石洞,里面有水,且很深;他们冒险摸索前进,原来它一直通往山的另一面名叫大港的地方,他俩奇迹般地幸免于难。
曹光亨、石秀选、王学耀和一名警卫员不受敌人高官厚禄的引诱,既没有出卖革命同志也没有交出财宝的秘密;最后英勇殉难。惨无人道的敌人还将曹光亨和石秀选两同志的遗体开膛破肚、剁去四肢。抛尸于张岭街口。
事后,刘肩三同志踏着烈土的血迹。继续带领游击队员转战于武山一带,发展壮大了革命队伍。不幸的是,一九三零年11月,因叛徒的出卖,在彭泽县老屋弯陈村,刘肩三在与地下党员陈真等联络时被捕,也壮烈牺牲。因当时地方革命一直处于低潮期,而未能及时启用那笔巨额革命经费。这个神秘的革命宝藏至今一直沉睡在武山的密林深处;半个多世纪以来,不断有人赋予它神秘离奇的色彩,却很少有人去探密。据说,刘肩三身边那位幸存的警卫员是唯一的知情者,解放后曾担任福州军区分区司令员,曾于80年怀抱公函到都昌张岭寻找过这个宝藏。因年事已高,战争年代几经重伤,他记忆不准确;他认为这里可能由于地壳远动,山形已改变了;所以失望而归。此后,再也无人去寻找那个宝藏了;虽然民间还流传着说仍有一些上了年岁的知情者。
也许这里的人民生性纯朴,只要生活过得一般,就不必也不愿煞费心思探求神秘宝藏,也许他们不敢贸然进山:一则担心那是政府财富,一旦探寻有掠夺国家财宝之嫌,二则担心财宝常与凶险相伴;这里的山乡人胆小怕事。不敢轻易触动风波,就任由那神秘的宝藏永远留在深山老林。何况今天,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生活蒸蒸日上,更不必费那份探宝的心神了。
而笔者认为,探宝毕竟是件神秘而奇趣的事;只要有心人循迹去探求,一定会其乐无穷。因为如今的幸福涧,打马岭虽然仍是深山老林,但已有盘山公路环绕其间。虽然那里仍然人烟稀少,但却是一处自然风景胜地。若有心人探宝其间,不仅可以领略大自然的美丽风光,而且可以深得其妙趣。

评价:
共  条记录 |  页 | 首页 | 上一页 | 下一页 | 尾页 |  页
内容:
(内容不能多于1000个字。多于字将自动清除)

热点新闻
菩萨的供品需要几样 贺兰夫人 陶瓷制作工艺流程 和田玉
首页 | 新闻资讯 | 贡品企业 | 专业市场 | 地方特产 | 民族特产 | 中华老字号 | 文化遗产 | 宗教用品 | 博览会 | 文化节 | DMOZ中文网站分类目录